手机二维码
  • 电话咨询

  • 13993733795

释迦牟尼出生当晚母亲梦到了啥 敦煌壁画揭秘

时间: 2024/5/8 10:53:43 作者: 原标题:雪象六牙:唐宋时期的白象造形 叶少飞 来源: 凤凰网
相关线路推荐
抢购敦煌一日经典游(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
敦煌一日经典游(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
敦煌最经典的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本公司有多条徒步线路、穿越线路及体验项目供您选择,详情请联系!】
¥50
抢购丝路大环线(青海、甘肃)(3-4)(5月以后调整价格)
丝路大环线(青海、甘肃)(3-4)(5月以后调整价格)
中国最美公路的227U形公路。门源达坂山观景、最美“日落”、中国的马尔代夫-东台吉乃尔湖,中国最后的荒野美景——南八仙雅丹地貌群、佛教圣地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最美丹霞地貌……
¥1980
摘要: 原标题:雪象六牙:唐宋时期的白象造形叶少飞中国有使用象牙和象甲的传统,亦有“象耕”之说,“商人服象”可能就是役使象只。汉武帝平南越获得驯象,以之为祥瑞,交州和岭南象源源不断进入中原,并为世人熟知,象...
原标题:雪象六牙:...
原标题:雪象六牙:唐宋时期的白象造形
叶少飞
中国有使用象牙和象甲的传统,亦有“象耕”之说,“商人服象”可能就是役使象只。汉武帝平南越获得驯象,以之为祥瑞,交州和岭南象源源不断进入中原,并为世人熟知,象的形象遂与神仙术相结合,象成为长生神兽之一。印度盛产大象,象即进入佛经之中,以白象为尊。汉代佛教入华,佛教中象的造形也开始呈现。佛教影响力不断提升,佛经中关于象的故事和造形亦在中国广泛流传。
自然界中白色大象极其少见,佛教推崇白象,因而产生了与白象相关的造形,这是佛教艺术中比较鲜明的动物形象。白象很少单独出现,多与其他神佛相配。隋唐时期有佛乘白象入胎、转轮王白象宝、婆罗门骑白象、普贤菩萨骑六牙白象王等多种艺术形式并行,到五代、宋则以普贤骑白象为主要形式。白象造形虽然来源于佛经文本,但图像的表现形式则繁简不一,呈现多样。白象造形的减少和集中,展现了图像传播中由繁至简、由低辨识度向高辨识度发展的过程。
一、乘象入胎
释迦牟尼的母亲摩耶夫人临产当晚梦到菩萨乘白象入胎,《修行本起经》记:
于是能仁菩萨,化乘白象,来就母胎。用四月八日,夫人沐浴,涂香着新衣毕,小如安身,梦见空中有乘白象,光明悉照天下,弹琴鼓乐,弦歌之声,散花烧香,来诣我上,忽然不现。夫人惊寤,王即问曰:“何故惊动?”夫人言:“向于梦中,见乘白象者,空中飞来,弹琴鼓乐,散花烧香,来在我上,忽不复现,是以惊觉。”
释迦牟尼的身世简化为“见于菩萨从兜率下,化乘白象,降神母胎,父名净饭,母曰摩耶”。图1至图7即表现菩萨乘白象入胎。
图1:麦积山第133号窟第10号造像碑中段,乘象入胎,北魏。
图1:麦积山第133号窟第10号造像碑中段,乘象入胎,北魏。
图2:敦煌石窟第431窟西魏乘象入胎
图2:敦煌石窟第431窟西魏乘象入胎
图3:敦煌石窟280窟隋代乘象入胎
图3:敦煌石窟280窟隋代乘象入胎
图4:敦煌石窟278窟隋代乘象入胎
图4:敦煌石窟278窟隋代乘象入胎
图5:敦煌石窟375窟初唐乘象入胎
图5:敦煌石窟375窟初唐乘象入胎
图6:敦煌石322窟初唐乘象入胎
图6:敦煌石322窟初唐乘象入胎
图7:敦煌石窟329窟初唐乘象入胎
图7:敦煌石窟329窟初唐乘象入胎
图1为石雕,图4、图5、图7原本当为白象,因为绘制时间长久,颜料氧化变为黑色,表现的均是“乘白象入胎”。图1、图2、图3、图7的白象皆从空中飞腾而来,其中图3为力士各负一只象足。图4、图5、图6则是象自行前进,图4、图5脚踩莲花。七幅图中,仅图5象为六牙,其他皆为双牙。乘象入胎图像中以菩萨、白象为主要因素,伎乐、飞天、力士、莲花为辅助因素。图2至图7皆以乘象入胎与夜半逾城对应绘制,都是释迦牟尼成佛之前的故事。
释迦成长,神异非常,“太子十岁,与兄弟捔力,以手掷象城外”,细节如下:
提婆达多最先出城。时有大象当城门住,达多独前以手搏头,即便躄地,于是军众次第得过。难陀继至,以足指挑象掷着路旁。太子出城,以手掷象城外,还以手接,不令伤损。象又还苏。
敦煌石窟中这一造形尚未见到,山西繁峙严山寺金代壁画有呈现(图8):
图8:佛本行经变(太子投象)
图8:佛本行经变(太子投象)
图中双牙白象四脚朝天,被太子掷翻。入胎之白象为神象,被掷翻者则是凡象,佛经并未明示象的颜色,壁画绘为白象。乘象入胎和太子投象均是释迦成佛之前的故事,表现虽然神异,但尚不足以表现佛的大神通与法力,就故事本身的内涵而言,其重要性比较低。初唐之后乘象入胎的故事形象在敦煌壁画中就很少出现了。
二、转轮王白象宝
佛有大神通、大法力,诸天世界皆为其所知所识,但佛并不理世治世,而是由尊崇佛法的俗世君王治理人间世,此俗世君王即转轮王,是统治世界的王者,有七宝相随。后秦竺佛念译《佛说长阿含经》曰:“何谓七宝?一、金轮宝;二、白象宝;三、绀马宝;四、神珠宝;五、玉女宝;六、居士宝;七、主兵宝。”随后讲述了如何成就白象宝:
云何善见大王成就白象宝时,善见大王清旦在正殿上坐,自然象宝忽现在前,其毛纯白,七处平住,力能飞行,其首杂色,六牙纤,真金间填。时,王见已,念言:“此象贤良,若善调者,可中御乘。”即试调习,诸能悉备。时,善见大王欲自试象,即乘其上,清旦出城,周行四海,食时已还。时,善见王踊跃而言:“此白象宝真为我瑞,我今真为转轮圣王。”是为象宝成就。
白象宝是成就转轮王显现的神通,或是先有白象出现再成就转轮王。佛经中多次阐释转轮王和七宝,其内涵和地位极为重要。以俗世君王的权力,要使七宝现世或静态呈现并不困难,唯有白象在自然界中极其少见,但也并非不可就致。《宋书·符瑞志》记载:“白象者,人君自养有节则至。”元嘉元年(424年)白象见零陵洮阳,六年(429年)白象见安成安复,武帝时南越献驯象亦被置入白象祥瑞之下。俗世君王已经不满足于祥瑞中的象或白象,而是以转轮王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
唐代武则天信奉转轮王,《新唐书》记载:“太后又自加号金轮圣神皇帝,置七宝于廷:曰金轮宝,曰白象宝,曰女宝,曰马宝,曰珠宝,曰主兵臣宝,曰主藏臣宝,率大朝会则陈之”,这与《佛说长阿含经》基本相同,即武则天自为转轮王。
武则天推崇转轮王,但其七宝如何展现,已不可知。北魏皇兴五年(471年)交脚弥勒石像背后中心位置刻转轮王七宝图,转轮王在空中飞行,象马奔驰于前,金轮宝贴地滚动(图9)。
图9:北魏皇兴五年(471年)交脚弥勒石像
图9:北魏皇兴五年(471年)交脚弥勒石像
转轮王七宝的内涵和人物都很丰富,以图形呈现会有相当的灵活度和发挥空间,但由此也会使七宝之间的形象辨识度降低。
武则天一方面以转轮王自命,七宝呈现,以明堂为七宝台,白象宝必不可少。她又自称弥勒佛转世,上尊号“慈氏越古金轮圣神皇帝”,“慈氏”即弥勒佛。作为至高无上的皇帝,武则天的行为将在全国推广。但唐玄宗李隆基上台后,重新推崇道教,扑倒象征武周革命的天枢,后又拆毁作为转轮王七宝台的明堂,使佛教势力大为消退,武则天宣扬的转轮王和弥勒信仰被新君抛弃。武则天转轮王和弥勒佛信仰虽然被唐玄宗强制退出了国家政治,但其社会影响并不会戛然而止,没有世俗皇权的庇护,转轮王信仰的发展确实会受到影响。敦煌壁画中展现转轮王和七宝的题材本身也比较有限。
图10:《见宝塔品》局部
图10:《见宝塔品》局部
敦煌331窟东壁初唐《见宝塔品》的局部(图10)描绘《法华经》所言多宝塔从地中涌出的场景,图版解说其意为即使以玉宝、女宝、轮宝、兵宝、主藏宝、象宝、马宝遍满三千大千世界,还不如受持《法华经》,或念一句《法华经》偈语。
图11:《弥勒下世成佛经》,左为女剃度,右为男剃度。
图11:《弥勒下世成佛经》,左为女剃度,右为男剃度。
敦煌石窟61窟《弥勒下世成佛经》的图像表现世俗人皈依剃度的盛况(图11),女剃度时“现马宝供养”,旁边有一黑甲武士榜题不清,可能是兵宝。男剃度“现轮宝供养”“现珠宝供养”,轮旁女子的榜题不清,可能是女宝。不知为何未见白象宝。轮王七宝不全,其地位自然降低,成为男女剃度时的供养宝。
两处壁画中的七宝,并不属于转轮王,仅是佛教之宝而已,后者更是缺失白象宝。七宝与转轮王分离固然可以视为转轮王在敦煌地位的下降,从图像上则可看出七宝的呈现与排列比较随意,无一定之规。
孙英刚指出晚唐归义军曹氏政权宣扬转轮王信仰,斯坦因从敦煌带走的两幅绢画,下图12左编号1909·0101·0.99,斯坦因原编号Stein.ch.001,孙英刚解释此图展现了《修行本起经》中一佛一转轮王的思想。图12右编号Ch.xxvi.a.004,绘制的则完全是转轮王七宝。
图12:敦煌绢画
图12:敦煌绢画
孙英刚没有直接回答敦煌的转轮王旗幡是否与武则天的转轮王信仰有关联。但所引北宋绢画《报父母恩重经变》展现了弥勒下世和转轮王治世的主题(图13),七宝环绕,这与武则天转轮王弥勒信仰如出一辙,恐怕不只是巧合。但《报父母恩重经变》的七宝在画面上部的宝塔两侧,玉女宝、象宝、轮宝在右,珠宝、马宝、藏宝、臣宝在左。此处的七宝与敦煌331窟东壁初唐《见宝塔品》中的七宝性质相类,更多的是供养宝。
图13:甘肃省博物馆藏《佛说报父母恩重经变》
图13:甘肃省博物馆藏《佛说报父母恩重经变》
大理国张胜温1180年所绘梵卷场面宏大,在展示华严三圣的同时,也以七宝供养(图14)。佛前从左至右为白马宝、白象宝、神珠宝、玉女宝、主兵宝、金轮宝、主臣宝,亦是一佛一轮王的呈现。梵卷又独立展现了转轮王及七宝(图15),其中,图右三题榜不清,佛居正中,前左上方有一金轮,轮下三人,左一女子,中间阔脸男子,右似为怀抱一物的女性,三人之前为一白象一白马。右下为一人跽坐席上奉献,后站立二侍女,一人拄杖而立。就图像而言,已经明确呈现了金轮、白象、白马、玉女即转轮王四宝,这幅图应该描绘的就是转轮王。其他三宝,笔者推测阔脸男子为主兵宝,跽坐奉献为神珠宝,策杖男子为居士宝。佛上方虚空中分别有左四右三七个盘坐的人像,表示七觉支。此即据《佛说轮王七宝经》的内容绘制。
图14:大理国张胜温1180年所绘梵卷(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图14:大理国张胜温1180年所绘梵卷(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图15:梵卷中的轮转王及七宝
图15:梵卷中的轮转王及七宝
转轮王七宝的整体辨识度是很高的,同时也是佛的供养宝。唐玄宗强制打断了转轮王信仰与皇权的结合,其传播自然受到影响,七宝仍为轮王至宝,但更多呈现出供养宝的内涵特征。七宝中白象宝形象突出,但亦非不可或缺。在图像传播的过程中,因转轮王信仰力度的减弱,七宝也就自然呈现出减少的趋势,白象宝的形象也必然受到影响。
三、婆罗门骑白象
1979年西安出土了一套的三件银盒,最外围的是一个六瓣银盒,银盒中心图案有“昆仑王国”“都管七个国”“将来”三道题榜,正中有一头走动的象,包括骑象之人在内共有七个人物,骑象者坐于象背之上,一个人在象前献宝,一人在后执伞盖,伞盖悬于象上之人的头顶,“将来”题榜旁一人屈腿坐,其他三位人物形象不清晰。六瓣分别刻六个国家和地区的名称和图案。中层为鹦鹉纹海棠行圈足银盒,内为龟背纹银盒,装有水晶珠二颗,褐色橄榄形玛瑙珠一颗。
就银盒的出土形态而言,显然是盛放舍利的容器。银盒骑象人物与蔡拐出土舍利石函(以下简称“蔡拐石函”)的婆罗门骑象相近。于薇将蔡拐石函骑象人物与敦煌莫高窟第72窟南壁的婆罗门骑象比较,根据两道榜题确认就是婆罗门在佛涅槃之后求分舍利宝的情景,确定石函四面的图案顺序为:1.佛陀前往涅槃地;2.涅槃后行棺;3.婆罗门骑象求分舍利;4.婆罗门主持分舍利(图16)。
图16:蔡拐石函四面的图案 1.佛陀前往涅槃地
图16:蔡拐石函四面的图案 1.佛陀前往涅槃地

图16:蔡拐石函四面的图案 2.涅槃后行棺

^^^^^^^^^^^^^^^^^^^^^^^^^^^^^^^^^^^^^^^^^^^^^^^^^^^^^^^^^^^^^^

以上节选于网络



来源/凤凰网


今日优惠更多>>
相关阅读
敦煌特色|雪山驼掌

敦煌特色|雪山驼掌

骆驼有沙漠之舟美称,驼掌古与熊掌并称菜中珍品,驼掌成菜源远流长,敦煌创新菜肴雪山驼掌,原料为敦煌所...

"夕阳红丝绸之路文化研学"团队走甘肃

"夕阳红丝绸之路文化研学"团队走甘肃-张掖七彩丹霞写生"夕阳红丝绸之路文化研学"团队走甘肃-大地之子写生"...

西北旅游|甘肃篇:敦煌周边自驾线路(二)

西北旅游|甘肃篇:敦煌周边自驾线路(二)

…………………………………………………………………………………………………………………………………...

西北旅游|甘肃篇:敦煌周边自驾线路

西北旅游|甘肃篇:敦煌周边自驾线路

鱼儿红牧场地处酒泉市肃北蒙古族自治县境内疏勒河东岸、石包城乡鱼儿红村南侧。这里水草丰美,绿野广阔,...